现代七夕节的本质就是门皮肉生意

现代七夕节的本质就是门皮肉生意

作者:简族(来自知乎)

七夕节和情人节没什么区别了。

换句话说,节日都快没什么区别了,大概都要成为送花送礼物和去酒店啪啪啪的代名词。

如今若到了过节还不送礼物,那男生就等着送命吧。
每逢七夕节,花店就要忙疯了。

无论店大店小,无论实体店还是网店,从店长到员工似乎都在赴一场决战,面目狰狞。

虽然,这花,无论是 9 朵还是 99 朵还是 999 朵,无论是跨越过千山万水被快递小哥送到心爱女孩之手,还是从浦东到嘉定亲自手捧至她面前,所带来的作用无非是:

好美啊!谢谢你!

然后,枯萎掉。

其实花店做的并不是花艺生意,也不是助长快递生意,从本质上而言,是门皮肉生意。

男人的脸皮,女人的肉体,促涨了花的火爆。

花店老板扑哧扑哧进货发货,客服小妹噼啪噼啪打字回复,快递小哥嘿咻嘿咻接单发单。

如果这套流水线完美达成了男女间的情感共鸣,这场皮肉生意在夜里也就达成了。

啪啪啪。

一不小心,促进了酒店业的发展,这时候,某蕾丝品牌也会出几套擦边的文案,做一场借势营销。

在营销阵势和女友逼迫中,人人都很慌。

就连我合伙人,刚刚也扯掉我的耳机,慌慌张张问我:

「简浅,我送的花里没有手写卡片,女朋友问我为什么没写卡片,怎么办?」

我翻了个白眼,看看项目进度表,说:「今晚飞去深圳找她,明天你再飞回上海接着干活。」

我跟合伙人在两年前就搞过一个项目叫「解忧花店」,后来不了了之,现在想来失败的原因很明显:

花的背后是皮肉,浮躁的人心需要被解的不是情忧,而是情欲。

这欲望,冲淡了很多本该有的纯真和感动,甚至也冲淡了本该被强调的再相逢之喜,毕竟,现在见个面,哪怕异地,也都没那么难。

至于七夕节来源到底是牛郎织女还是董永七仙女,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抱歉,已经没人关心了。

在现代爱情面前,大家关注的是花是礼物是陪伴。

是电是光是最美的神话,you are not my superstar.


忙疯的不只花店,还有礼物店。

凤凰男忙着想怎么 200 元以内买个价美物廉的礼物,高富帅想着怎么换着花招买奢侈品哄新女友开心,最终目的殊途同归——

开房。

前者 7 天,后者 W。

皮肉生意终归是换一层皮来包一堆肉,送礼物这件事,要有新意。

学生党们把目光瞄向某宝,关键词是「创意礼物 送女友」,于是,这些年,竹筒情书、刻字梳子、署名水晶音乐盒、劣质假花台灯、低端爱心手表……

纷纷登场。

某宝文案还都非常默契,用迷之放大字体和配色写上:

女生收到礼物瞬间就哭了。

我是不知道是我笑点太低还是泪点太高,讲真,每当我看到这些散发着浓浓乡镇非主流气息的加工厂礼物时,我都想哈哈大笑。

如今互联网让套路更套路,让爱更便捷也更方便。

所谓的惊喜,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早有心理准备,那瞬间的惊喜表情,也不知在内心排练过多少遍。

说起礼物,在开放的年代,为了配合这场皮肉生意,礼物也越来越猎奇。

震动棒、情趣内衣、飞机杯、捆绑绳……

看着店铺高销量,我很想说一句:年轻人你们真会玩。
当然,今夜最不能休息的行业,是酒店业了。

如果花店和礼物店只是挂层皮,那么,酒店是真见肉。

听说,低档中档酒店都纷纷涨价,也依旧没有了空房,高档酒店毕竟价高,在价格上没变化,但逢上七夕节这个大案,都要提前预约。

像一场攻防战,酒店经理和员工是守城者,开房的男男女女是攻城者,攻城者想尽办法用弹药闯进来,奈何这弹药,是钞票。

未曾料到,曾被称之为保守的中国人,终于在一次又一次解放后,从谈性色变到人人谈性的阶段了。

好似这年头,把处子之身留在新婚夜才是怪物一般。

其实性解放没错,身体是我们的自由也没错,欲望在合理情况下排解也没错,只要不放纵、不泛滥、不糜烂,都没错。

只是,当所有节日的本质都变味了,陷入送花送礼物吃饭开房的死循环后,我们是为了庆祝节日,还是为了过节而过节,还是为了别人而过节?

看来,人性的本质是索取,不是付出,对爱也如此。

现代七夕节的本质已是门皮肉生意,你纵情,他享乐,一场欢愉一场梦。

仍善意提醒一句:啪啪啪事小,别忘了今天是周一,留点体力,明天上班别迟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