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行业的未来在哪?

外包行业的未来在哪?

作者:赵晋楠(来自青锐创投)

外包行业的未来在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我们架空来分析,可能这个问题写1万字都难以说清楚,所以我想以国内一个软件外包龙头企业的发展历程作为参考,来阐述一下外包行业未来的趋势会是什么样的。 第0阶段,23年前,美国归来的刘积仁凑了3万元人民币创办东北工学院开放软件系统开发公司(东软集团前身)。东软之所以能够成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巨头,对外得益于整体市场的空白,对内得益于自身发展策略的正确。宏观来分析东软的过去,我觉得可以大概分为四个时期来看

第一阶段(1991):出海第一桶金,1991年,美国当时的软件商业模式特别好,开发一次,卖无限次,像微软和Oracle这样成熟的软件企业都是这样,因为当时美国已经有很发达的风险投资以及规范的市场体系了。而国内当时首先没市场,没人买软件,因为你做出来了,别人就盗版。其次,没资本,更没有VC;第三,没人才。当时整个IT行业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既没人,人力成本也极低。因为刘积仁是当时回国为数不多的计算机专业海归,所以利用东北工学院(东北大学前身)的资源和团队的优势,选择出海日本的产品软件市场,把软件植入日本的汽车音响、相机和家电产品中。当时能做国外软件项目的企业很少,所以东软就这样赚到了公司的第一桶金——30万美元

第二阶段(1991-1996):国内信息化切入,产品软件市场的盗版依然很严重,各个行业的信息化进程基本上也还没有开始,处在很原始的阶段。但是这个时期的硬件利润率比软件高得多。东软最开始做的是产品软件,然后过渡到应用软件,应用软件是针对客户的特殊需求,解决了盗版问题,能够使客户产生依赖。之后,东软又开始做系统集成,系统集成就是把软、硬件打包卖给客户,主要是因为当时硬件利润率比软件高得多。体现在市场上,东软1991年进入电信行业,1993年进入电力行业,1995年进入社保领域,成为国内最早开始做垂直行业系统集成的供应商

第三阶段(1996-1999):国内数字化圈地,1996年,东软集团在A股成功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IPO的软件外包企业;这时,高企多年的硬件价值开始下降,如果继续沿着系统集成的路走下去,未来会比较艰难;东软虽然在很多行业里都有产品体现,也有营业额和有利润,但是很难说清楚核心竞争能力在哪。所以东软把硬件业务外包了出去,全力转向解决方案业务;因为和竞争对手相比,东软有资本市场的加成,能够在社保、电力等多个行业连续亏损经营,用亏损来换取市场份额第一的目标;结果就是现在东软在电信领域占有了近1/3的份额,社保领域有50%的市场份额,在汽车、金融、烟草等领域,都占有行业数一数二的份额。

第四阶段(1999-2008):重新出海国际化,数字化圈地实施到1999年时,财务报表已经不好看了,营业额在增长,利润率在下降,客户付款迟缓,应收账款高企,三角债严重。现金与利润成为当务之急。国际外包市场意味着高质量的回款,财务质量可以得到优化。东软转向做国内市场还没有形成,国外市场快速发展的行业,比如环保和智能交通的解决方案。当时国际业务占比不到7%,通过出海,最后将这一比例提高到了30%。通过国际外包业务,提前储备相关能力,为国内市场做好准备。比如,东软给国外做“环保”解决方案和“智能交通”方案时,国内市场都还没有形成。

第五阶段(2008-now):重回产品软件开发模式,从2002年开始,国内软件工程师的成本上涨速度就开始持续领先于外包业务报价的上涨速度,利润空间呈逐年下降趋势;加上国内其他竞争对手瓜分市场,利润从从最高时的50%一路下降至10%左右;从全球来看,除印度、中国外,中东、东欧、亚洲其他国家成为新的外包目的地,导致竞争越来越激烈。从2008年开始,东软决定从B2B转型为B2C,之前中国软件行业一直因循着“卖人头”为特征的B2B模式:即软件公司根据客户具体需求完成软件开发和交付,双方以人头或工作量来计费(签下一笔单子,按人头计算拿到开发费)。未来在B2C模式下,东软要逐步从幕后走到前台,先行投资开发产品,再与下游合作伙伴按销售分成。说白了,国内软件外包行业的未来盈利点一定不再是“人口红利”,而是“知识产权红利”,因为知识产权复用率越高,企业的利润率就越高。整个商业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那面向更远的未来,外包行业会发生什么呢?我有这么几点猜想。

一、开发和运维:

开发和运维都的成本都将继续降低,流程更简化。比如近几年React和Github给开发上带来的改变。运维上AWS等基础设施的完善,Docker等运维新技术的出现。

二、技术(其他方面): 整体趋势一定遵循software eats software development,所以软件开发的门槛一定会越来越降低。服务:许多创业公司开发的API简单易用,省去了复杂的后端。 工具:这些工具让非程序员的小白群体也可以在某些垂直的领域来打造自己的软件,这样也降低了成本,同时减少了对开发者的需求。 语言:高级语言让开发者不再需要了解太多操作系统方面的知识,整体开发周期变短,后期维护(维护变得简单)成本降低 开源:开源几乎主导了软件开发的每一个领域。他们不仅仅是免费的,而且也比他们的竞争对手们体验更好,应用更广。

三、商业—人员管理&培训: 通过培训,高效地招聘、复制团队,通过工具来远程协作,同时完成多个项目。同时通过管理来提高可复制性,而不是无限度地提高利润率(和小型外包公司无可比性)。

四、社会—文化&政策: 当然文化和政策上还需要更加开放包容,Freelancer的文化需要更加普及,公司使用Freelancer的成本必须更有竞争力。社会保障政策(如: 五险一金等)需要对Freelancer更加友好。

如果上述1-4的条件变得足够成熟,有可能出现一种“平台自营项目经理+工程师远程异地开发”的模式。这些企业用管理效率的提升带给工程师更好报酬,用管理效率的提升带给需求方更好报价和服务。我坚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但是很遗憾,我此时也很难说清楚这个tipping point会发生在什么时候。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整个现有传统外包行业的公司结构和雇佣方式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一家已经26岁企业东软集团的创始人刘积仁这么说过:企业无法选择环境,看一个企业能不能生存好,实质是看在它所处的环境中能否成长起来。 中国是一个发展迅速的市场,环境变化如此之快,企业需要不间断地打造出新的生命力,所以我们要对环境始终保持敏感,要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始终保持敏感,同时,对自身资源和弱点始终有清晰的认识,还要始终用理想主义面对未来。这对软件外包和东软是如此,对其他行业和企业家又何尝不是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